取消

功能正在建设中,敬请期待...

意大利累计确诊超过21万 账单对比凸显美医疗制度弊病

来源:新华网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07 16:30 点击:

意大利民事保护部门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意大利累计新冠确诊病例210717例,比前一天增加1389例;累计死亡病例28884例,比前一天增加174例。
 
数据显示,意大利现有新冠患者100179人,比前一天减少525人。现有患者中,有81436人在居家隔离,17242人在医院接受普通治疗,1501人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普通住院病例和重症病例分别比前一天减少115例和38例。
 
意大利将从5月4日开始进入抗疫和恢复经济并行的第二阶段,各行业复产复工将以两周为间隔逐渐展开,但各类学校仍将处于关闭状态。
 
意大利总理孔特3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意大利政府将从4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每天向民众分发约1200万个防护口罩,争取到8月实现每天分发2400万个口罩。
 
意大利从1月31日开始实施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以应对疫情,从3月10日起进入全国“封城”状态,此后两次延长“封城”措施,目前的“封城”措施持续到5月3日。
 
 
 
美国医疗制度的弊病,对比美意的新冠肺炎治疗账单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5月1日刊登题为《她要付数千美元的新冠肺炎治疗费,而他没花一分钱;她是美国人,他是意大利人》的报道。报道对美国和意大利新冠病毒账单做了对比,凸显出美医疗制度弊病。报道摘编如下:
 
当利娅·布隆贝格和马尔科·保罗内的新冠肺炎症状恶化时,他们都叫了救护车。两人都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都昏迷了好几天,也都用上了呼吸机。
 
4月29日,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医护人员在圣奥尔索拉—马尔皮吉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工作。新华社发
 
他们是幸运的——各自战胜了一种已经在全世界造成23万多人死亡的疾病。
 
 
但是,美国人布隆贝格离开医院时带着数千美元的账单,而保罗内的治疗是免费的。在保罗内的祖国意大利,治疗费用并不是新冠患者需要担心的事。



看得上 VS 看得起

新冠疫情暴露了美国与欧洲在医疗体系方面的重大差别。在意大利,还有欧洲大陆大部分国家,这套体系由公共资金支持,对任何需要它的人来说几乎都是完全免费的。与此同时,美国是唯一没有全民医保的发达国家。
 
 
美国全国公民基金会的国际卫生政策专家雷吉·威廉姆斯说:“在欧洲,人们不会因为费用问题而逃避治疗。不幸的是,美国人看病时面临双重负担:既要担心能否看得上,又要担心能否看得起。”



3月30日,在美国纽约,美国海军医院船“舒适”号驶向停泊的码头。当日,“舒适”号抵达纽约市,准备收治非新冠患者,以便为当地医疗系统减轻负担。
 
全球范围内疫情虽然远未结束,但人们已经从疫情中学到了一些东西。美国哈佛大学全球卫生系统教授里法特·阿通说,迄今为止的证据表明,高度集中、政府资助、全民覆盖的系统以及牢固的指挥和控制链能够更好地渡过危机。
 
他说:“这个链条的整体强度由最薄弱的一环决定。在美国,不存在所谓的一体化卫生系统,只有州级系统,每个州又有不同的子系统,所以很难有明智的、协调的应对。这会造成问题——病毒可不认识各州之间的边界。”
 
免费直升机 VS 天价救护车
 
56岁的保罗内生活在意大利东部一个小镇,上个月他在感觉胸部疼痛后叫了救护车,入院后被诊断为新冠阳性。“我戴上了氧气罩,但还是无法呼吸……”6天后他苏醒了,但是在另一家医院。“我醒来后,医生和护士都为我鼓掌。他们说,是一架直升机把我送过来的。”布隆贝格的经历也差不多,叫了救护车后在医院昏迷,并上了呼吸机。
 
 
保罗内和布隆贝格都要经历漫长的恢复期。但与布隆贝格不同的是,保罗内无需担心这次救命治疗的费用。他说:“我没有付钱。一分钱都没付。”他没有私人医疗保险而且目前处于失业状态,但这并不影响他享受医保。意大利的医保制度由税收提供资金;初级和住院护理对所有公民和永久居民都是免费的。


4月27日,一名父亲带着孩子在意大利首都罗马的斗兽场附近晒太阳。
 
35岁的布隆贝格生活在威斯康星州的马斯基戈。她在疫情期间丢了工作,但通过她丈夫的雇主获得了医疗保险——与她不同的是,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统计,2018年有2800万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不过,尽管布隆贝格有保险,但她的新冠肺炎治疗账单仍然让人目瞪口呆。
 
她说:“单是救护车费用就是2000美元。”
 
到目前为止,布隆贝格收到的账单只是一部分。她所签的医疗保险公司对符合特定条件的新冠患者治疗费有全额豁免,但她还没有收到豁免通知。她说:“目前这些账单只涵盖我住院前几天的费用。”
 
她在叫救护车时病得太重了,根本顾不上治疗费用的问题。她说:“当时我担心的是能不能活下来,而不是账单。我可以用余生来偿还这笔钱。”
 
不差钱 VS 不作为
 
但一项又一项研究表明,对许多美国人来说,钱是一个主要考虑因素。
 
 
根据全国公民基金会的数据,甚至在新冠肺炎危机之前,美国就有三分之一的成年人因为费用问题放弃了医疗服务,而英国、德国、荷兰和瑞典的这一比例为十分之一。

阿通说:“我敢肯定,费用是很多人不愿接受治疗的一个原因……事实上,如果我们看一下美国的疫情,大部分面临生命危险的人都是弱势群体。这些人通常不使用医疗服务,可能会延误就医。”
 
这是一种危险的做法,尤其是在应对一种具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时。



4月25日,消防员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区一处新冠抗体检测点外登记,准备接受检测。
 
芬兰坦佩雷大学助理教授莉娜-凯萨·廷屈宁说:“这场危机凸显了拥有一套全民公共卫生体系和更广泛的社会保障体系的价值。”
 
美国医疗系统并不缺钱。美国每年将其国内生产总值的近17%用于医疗卫生,几乎是其他发达国家平均值的两倍。尽管如此,美国在表现上仍然落在其他国家后面。
 
布隆贝格说:“部分问题在于,那些制定政策的人不用担心(费用)问题。他们是全额由政府承担的;他们赚钱多得荒唐。如果事不关己,他们是不会改变自己观点的。”

分享给朋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